时雨龙葵永远喜欢约瑟夫!

头像已授权

曾用名乐正柒玖更名时雨龙葵

不产腐粮但不拒腐,乙女战士

主我英/凹凸/全职/P5/崩三/名柯/刀剑【其实还有

佛系马猴烧酒一枚,更新看黄历

不要给我推荐你喜欢的cp的粮,爱你。❤️

是个老姐姐。❤️

扣扣是1113526598,小号@longkui177

【联文活动】天鸦三部曲——最终乐章

※本篇死亡有,略血腥,联文产物

※cp为安迷修x你,巨大刀子(自认为)

※可能含有ooc成分,请注意

※本篇含有:正文+续+感想

※推荐搭配bgm:赤羽——梦境与魔女

————————————————————
  你突然想起了儿时安迷修对你的承诺:“如果可以,在下将来会娶小姐的。”​

  那是你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之一。即便是无法实现的空话,现在想起也足以感动地落泪。即便是没有能力实现的梦想,也会让人觉得温暖无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终日畏惧阳光,永无止境地躲在黑衣之下。

  你最近有些怪异,身体内好像装了一个雷达一般。你觉得安迷修就在自己附近,​只要在脑海里想起他的模样或是他的名字,血液好像就要沸腾了,理智随着离去,大脑中只剩一句话:“杀了他。”

  败露行踪是因为他不小心踩断了地上的树枝。你回头看去,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安迷修?”你没想到他真的在这里。

  “是的小姐,”他试探着出口询问,“请问你是不是……?”

  你再也忍不住了。愤怒、伤心、思念,所有感情都揉在一起,化作一滩黑水。眼泪决堤,理智蒸发,你知道自己此刻狰狞的像地狱里的恶犬,可你忍不住。于是,扣下了扳机。

  没有留给他反应的余地,第二颗、第三颗,子弹尽数出膛,但都被他的双剑砍成了两半。确认你枪里再无子弹后,向你奔来。

  他奔跑的速度像猎豹,眨眼间便窜到了你面前。你欲用枪托砸他,但手被拍开,枪从手中飞了出去,掉落在无法拾起的地方。他的剑划破大衣,露出你胸口的裂开的伤疤,乌鸦从中钻出摔在地上,你没有像第一次那样拾起抱在怀里,反倒是习以为常。

  “怎么样,我这副狼狈的模样,好看吗?”你颤抖着声音,问他。

  “小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暴起,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咬紧牙关,用脑袋狠狠撞了他的脑门。趁他发痛时将其一脚踢开,别在身边的利剑终是出了剑鞘,朝他怒吼:“为什么?都是因为你啊!全部,都是,因为,你!”

  安迷修看见那把黑剑的剑尖直指他的心脏,持剑的少女动作毫不犹豫,劈出一道剑风。他侧身躲过,又在转瞬间未经思索挡下攻击。

  她停下了。却问道:“…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安迷修。”

  ​“在下没有犹豫,若是小姐想要杀了在下,请务必再努力些。”他不知道为什么,竟在指导她如何杀死自己。

  “碍事。”​你抛出手中的剑,知道它钉在偷窥鬼藏匿的树上,你用衣袖蹭去嘴边溢出的鲜血,向天空伸出双臂,然后将双手伸进伤口里,握住了心脏。

  “小姐!”他收起防备的姿态,来到你身边,“小姐请不要这样做!”

  你看了他一眼。

  “我只是单纯地,喜欢你,再无其他。什么吸血鬼女伯爵,我根本不是。”

  “是的,小姐,在下清楚。”

  “可我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你扯出一抹微笑,随即双手发力,将心脏拽了出来。本该是赤红的,没想到已经变成了白色的鸟儿。

  那鸟儿张开翅膀飞走。或许是,去传播疾病了吧。
————————————

(续)

  待安迷修多年后想起此事,仍是觉得悲伤。自己的亲人就这么离去,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一只白色的小鸟,还有一句欠她的:“在下也喜欢着小姐。”

  他这么想着,恰巧身边停靠着一只白鸟。鸟很亲近他,不停的用喙啄着他的大腿。

  安迷修敲了敲它的脑门,轻声问道:“是你吗,小姐?”

  ​它用红色的眼看着他,并未作答。
————————————

  (感想)​

啊,这篇文到这里就木了。一口气看下来的旁友们可能会觉得怪怪的。对于这篇文来讲,我用了天使症+飞鸦症两个梗,原本想着先让你杀死安迷修再因病去世,但和列表里的安迷修沟通之后采取了他的意见就是文中提到的安迷修连夜跑路,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安安的意见以及群里各位的帮助。由于我很注重把故事讲清楚,所以少了感情,甚至于人物性格都没有塑造的很丰满,。最后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红心蓝手真的越来越少了,让我怀疑自己退步很大,(゚Д゚)ノ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