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龙葵永远喜欢约瑟夫!

头像已授权

曾用名乐正柒玖更名时雨龙葵

不产腐粮但不拒腐,乙女战士

主我英/凹凸/全职/P5/崩三/名柯/刀剑【其实还有

佛系马猴烧酒一枚,更新看黄历

不要给我推荐你喜欢的cp的粮,爱你。❤️

是个老姐姐。❤️

扣扣是1113526598,小号@longkui177

【文野乙女】忏悔录

·陀总单人向乙女

·不知道在写什么,ooc可能会有

————————————

红茶。


  陀思妥耶夫斯基欣赏着骨瓷杯把处的精美浮雕花纹,他并不在意手指触碰到杯把花纹时的奇异感觉,那根本无伤大雅,倒不如说是个恰到好处的设计,有时候一些瑕疵反倒成了画龙点睛之笔。


  身后的音响正播放一首不知道名字的纯音乐。陀思妥耶夫斯基轻捏着他的下巴,紫棠色双眸盯着手中的杯子。


  红茶在杯子里,像是鲜血。


  “原来如此,真是新奇的体验啊。”他这么想着,第一次认为深棕和黑色的装潢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白色杯子做点缀让人眼前一亮。紫棠色双眼盯着杯中的红茶,一言不发,像是发呆。


  陀思妥耶夫斯花费了一些时间推测店主在这家店上花费了多少心思,因为他不喜欢喝太烫的红茶。而现在,温度刚好。


  红茶的味道很好,泡茶人的手艺应该被夸赞。


  陀思妥耶夫斯基放下手中的杯子,头顶的灯在杯中映出倒影,茶水像湖水在杯子里荡出涟漪——有些像血水中映着一轮明月。他双手交叠撑起下巴,像刚才那样看着杯子里的红茶,这回是在发呆,只不过没多久,便被人打断了。


  你站在桌边,胳膊上搭着脱下的风衣,问他:“对不起打扰到您了,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坐在您的对面,其余地方都很吵闹。”


  他不做言语,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你领会,将风衣搭在椅背上,落座。


  你们的相处过程非常愉快,准确来说,你们几乎没有打扰到对方。直到你合上手里的书本,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最后一口红茶饮尽,他本该离开的。


  “抱歉先生,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如果我的直觉没出错,我们应该是同一类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挑眉,一言不发的选择当一个倾听者。这种情况很少见。


  你继续说道:“我觉得我有罪,我想赐予我自己解脱,但我很懦弱,因为我害怕疼痛。我的罪孽是活着,活着就要思考、就要呼吸、就要剥削、就要压榨。”


  “罪孽是思考,罪孽是呼吸。”你们同时说出同一句话。


  沉默。


  “我很高兴能和您想到一起,可以知道您的姓名吗。”你问。


  “我很荣幸,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毫不避讳地回答道。


  “感谢您,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能遇到您,是我的荣幸。”


〈一篇会随时更新的个人置顶〉

  你好,首先很高兴可以认识你,陌生人。我是时雨龙葵,曾用名乐正柒玖。我是一名写手,也是一名coser。

  如果你发现了我,恭喜,你发现了一个热度平均在20-50,但偶尔也会冲上100+的垃圾乙女写手。请注意,我没有自我贬低,我深知自己哪里垃圾,但我日后会注意,争取能让自己的文越来越好。

  我接受任何人的批评指点,也感谢任何人的喜欢与支持。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够好,评论区或小窗都可以找到我。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lofter这个平台发表我的作品。那么本着初心,我会对这个账号以及我的所有作品负责到底(因为有人跟我说过她要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负责到底)

  这里坐标哏都,是个高三生。未来暂时封笔(或者说是淡圈)一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不定时诈尸。

  为了保持创作质量,决定不再参与任何圈子的任何事情(除去联文)。今后在圈内,就只单纯的写文发文,接受点梗,但拒绝三流梗和车梗。

  对不起,我永远也不愿意成为,把我喜欢的角色名字套在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身上的写手。也不会为了爽而爽,为了写车而写车。我只会写我真正热爱的东西,单纯的为爱发电。

 
 
  欢迎扩列,微信或qq请小窗我。

  最后说一下自己主混什么圈都厨谁吧。

  第五人格:过激约吹

  刀剑乱舞:过激鹤吹

  全职高手:烦烦和乐乐

  凹凸世界:雷狮,安迷修,卡米尔,嘉嘉

  弹丸论破:狛枝凪斗

  崩坏3rd:琪亚娜、符华、姬子

  名柯:黑羽快斗、基德sama

   P5:相貌平平雨宫莲

  文豪野犬:费奥多尔(脑残粉),江户川乱步(过激粉),果戈里(过激粉),末广铁肠(女友粉)
——————以下为随时更新的心情随记——————

2019.8.19,我觉得我的对“对与错”的概念极其模糊,对“好与坏”的概念也极其模糊。明明定义就摆在我眼前,但我却无法做出明确分类。最近的经历让我非常伤心,也非常郁闷。为什么会在个人置顶里增加一个心情随记的内容呢,我想大概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2019.8.23,我极其希望作者能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在动笔前搜集足够多的相关资料,而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却还有一堆人在盲目崇拜。那样的话,我大可以用38大盖打出加特林的火力。

朋友支的招2

一篇要大喊,哦啦哦啦哦啦哦啦,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朋友支的招

一篇要大喊,我爱你们!!!!


*占tag致歉!!
*一份群宣啊啊啊啊啊啊康康我。
*群这么有意思的群真的不来吗??!
*快来玩儿啊宝贝们!

  ·新世界观将各剧组联系起来。
  ·乙女向开放,角色等你攻略。
  ·群内智障群主等你一起嗨皮。
  ·多位憨憨与你共同嬉戏玩耍。
  ·这么好的群除了我们还有谁?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真的不来?
  ·为了瓦密希尔联邦局,干杯!

*进群原皮交200+自戏嗷——啵啵各位。
*开放剧组:文野,aph,黑执事,我英,凹凸,刀剑乱舞,弹丸,宝石之国。

【文野乙女】P.V.R(4)

*西幻设,有微量ooc

*cp为太宰,陀总,乱步,果果x你

*喜欢的话不妨留下红心蓝手啊!

——————————

第一大章:到底是谁放弃了谁?

   第一小节:变化


  雾,漫了开来,像美人外披的薄纱一般笼罩着整个城市,为其增添几分不真实的美。当烈风吹过,将雾吹散,隐在雾后的月显露出身影,和星辰一起,在夜空中散发出光芒,那光亮的甚至不自然。


  直到一滴雨滴落在你鼻尖,你下意识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夜空像荡起一阵阵涟漪的湖面,月亮和星星如同跳舞的舞女正扭动着肢体。


  你不受自己控制,抬起双臂揉了揉眼睛。现在,你意识到这里是梦境,但却无法掐醒自己。


  雨越下越大,​雨雾朦胧了眼前的一切。双脚不由自主的顺着脚下的路迈开步子,走到地标性建筑——西街十六区的莫诺卡娜钟前才算停下。你盯着它的指针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莫诺卡娜永远停留在某日凌晨三时整。它的钟声响起,在这个世界回荡着,像是远处有陨石坠落到地表。


  莫诺卡娜坏掉了,转眼间,她倒塌了,变成脚下一片废墟。东街十四区的米凯尔圣教堂也是如此。灭亡在你眼中绽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片废墟之上。转身就是月亮,没想到现在变得触手可及。


  至此,你才意识到这里是梦境。你只能看着事情发生,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无法控制自己什么时侯才能醒来。


  揣在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你毫不犹豫的接通。在电话那头,是你的声音,“你”告诉你:“快出去吧,身后的月亮就是你回去的道路,他还在那个世界里等着你。”


  “当你回去后,你的生活就会……”


  脑袋旁的闹钟将你闹醒,你睁开双眼,缓缓起身。却发现这里很黑很黑,因为有人特意帮你拉上了不透光的黑色窗帘,当你第一眼看到闹钟指针停在三时整,误以为现在是凌晨三时。这里很陌生很陌生,因为这根本不是你的房间。


  你揉着涨疼的脑袋,走下床去。现在你只能想起来自己在昏迷前经历了什么,昏迷时被困在了幻境里,刚才又做了一个梦。你现在不想去管那么多,你要回家,向上司江户川乱步请个假,再好好休息几天。


  古堡里任何人都没有,你很轻松地逃了出来。现在,眼前的这座城市和梦里的空城相比更令你安心。但太阳高悬在头顶,光和热让你越来越慌,忍不住拉紧一些披在身上的纯黑斗篷,你无比清楚这是本能的恐惧。


  ​你不清楚,为什么从醒过来之后喉咙就越来越干渴,你也不清楚到底用什么东西才能缓解这种症状,你只是像行尸走肉那样机械性的迈开步子,最后恰巧停在教堂前。


  ​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是教堂,是米凯尔圣教堂…”你一边喃喃道,一边伸手推开了教堂的门,神父的背影印在你眼中,“太宰治先生,求您,求您帮帮我。我,我现在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主会保佑您的…哦呀,是位裹着黑色斗篷的可爱小姐呢。”


  “太宰治先生…”你脱下斗篷,“求您了。”



  你道出乞求的话语,他微眯着鸢色眸子。


  “咚咚——”一位不知名的客人敲响教堂大门。

————————————————————

☆有奖竞猜:最后敲门的人是谁呢x

    提示:请从目前已经出场的人物中选择。

    答案下章揭晓,奖励是可以按照猜对的朋友们的要求写一章番外。把你的猜想发到评论区里,每人只能发一次嗷x


【文野乙女】P.V.R(3)

*预备章节——终章。

*ALL你,cp为太宰,乱步,陀总,果果四人x你。

*西幻pa,内含神父,吸血鬼,血猎等。

*微量ooc,求发红心蓝手和评论??

————————————————————

                    【愉快序幕的终章】


  ·幻境中。


  你疑惑地看着果戈里,对他说出那些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的往事:“不可能,我明明最近还去过那里。我向他告解了我的梦境,和他提及了名为费奥多尔的吸血鬼。”


  “可亲眼所见的东西皆为真实?”


  “我…”你被果戈里的话语噎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嘘…安静一些。明明已经为小姐安插好了线索,不是么?”他伏在你耳边轻言细语。


  你顺着果戈里的话开始思考纰漏在哪,果戈里也趁你注意力没集中在他身上时,牵起你的手,向两侧伸去,双臂也展开,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的名场景。随后,又引着你摆出一个又一个姿势。


  ·现实中。


  费奥多尔舔了舔身下女孩脖颈一侧的皮肤,他的低体温似乎并没有引起面前美人儿的不适。这很正常,毕竟她的意识还被困在幻境中。


  费奥多尔张开嘴巴,露出獠牙,慢慢刺进细嫩的皮肤中,舌头舔舐着从里伤口渗出的血液,发出啧啧声响。血腥味在舌头上漫开,他又一次品尝到了血液的味道。


  他现在要饱餐一顿,不然等她醒来可撑不住。


  ·幻境中。


  你的一句话打破了和小丑先生的欢乐舞蹈:“如果太宰治先生真的不存在,果戈里先生为什么会知道他在东街十四区的米凯尔圣教堂里任职神父呢?”


  “恭喜您!”果戈里拍手叫好,“可以回到主线了哦。”


  “主线?什么意思?”


  果戈里用食指抵住你的唇,示意你不要说话了:“睡一觉吧,等您醒来就知道了。不过您要记住,不论如何,我都会陪着小姐哦。”


  他人的手掌再一次覆上你的眼,这一幕似曾相识,你眼中的不再是果戈里的身影而是费奥多尔的身影。沉睡魔咒让你昏昏欲睡,你顺着困意,又一次晕睡了过去。


  “哎呀,没想到意外的轻唉。☆”

  ​


【文野乙女】P.V.R——预备大章第二小节

*文内果戈里衣装有私设成分。

*追加了两个原作自设,扩大阵容,文末进行简介。

* @今天也无所事事的琉季 我觉得各位应该感谢她?不多说我爱你。

*西幻设。all你。微量ooc可能有。

——————————

                 【为您拉下愉快的序幕】

  梦里的那位吸血鬼先生像是在某个人类所不知道的黑暗社会中长大,他一直受着高等的教育。凭借自己精湛的演技,伪装成人类社会中无害的一员,以至于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是个幽默风趣又绅士的伯爵。有谁会怀疑他的手段到底是不是正当的呢?


  可当他如约而至,站在你面前时,你才体会到那纯良的伪装是多么的天衣无缝。​他用陈述的口吻问着你: “您想玩个游戏吗。”


  这并不是邀请,而是命令。你吞咽下口水,喉咙处不太明显的“喉结”上下滑动。吸血鬼先生骑在你身上,“轻轻”地捏着你的双肩。这一举一动都像是在施压,每当他有所动作时,身下软软的床垫就会弹起来,让你迎合着他的动作。


  吸血鬼先生很显然有些迟钝。眼下他只想控制住你的行动,而并不想,或是他不在意剩下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你看着他的手掌慢慢贴近双眼,当眼前的世界被黑色颜料涂满之前,你看到他脸上扬着一抹笑容,那笑容并非和善的笑,而是混沌,他的眸子里也是这种情感。


  当你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屋内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你下床去照镜子,肩膀处也没有任何红痕。你愣神思索时,一双手突然搭上了你的双肩。


  你的反应并不是很快,倒不如说因为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事情上,没有注意到。这也要多亏这双手捏了捏你,你才能回过神来。


  你从面前的镜子看到,身后人有一头金发,辫子乖顺的搭在他脖颈一侧。领口花式明显模仿了拉夫领,暗红牙黄两色拼撞的马甲,白色里衬,暗红色手套——这么一套行头让你联想到了马戏团的小丑,可他没有可怕的红鼻子。


  你眯着眼打量他,在脑袋里搜寻着有关的记忆。片刻过后,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像是换了副面具一样捂着自己的胸口哀嚎道:“小姐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吧?亏我还等着您能说出我的名字。”


  “抱歉,因为最近一直在想别的问题,所以剩下的事情,我就没太放在心上。您是住户果戈里先生吗?”


  “是的。所以我出现在这里小姐难道不开心吗?”说着他又笑了起来,是和刚才有点儿不一样的笑容,能看出来这是专门活跃气氛用的。


  “很开心,感谢您能制造出惊喜来逗我。您的伤怎么样了?”


  “咦?小姐居然在担心我,不过如您所见,我好的很哦。”面前的先生调皮的对着你扔出一个wink。


  “这样啊…哦对了,您知道太宰治先生现在在哪里吗?”


  话题主导权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费奥多尔争取时间:“小姐是说东街十四区米凯尔圣教堂的神父太宰治先生吗,据我所知他并不在这里哦。☆”

————————————

*追加角色:果戈里(血猎)+江户川乱步(侦探人类)

*下一章有点刺激的东西??


【凹凸乙女】卡米尔,下雪了!

* 是@零海 小天使的点文!

*cp为卡米尔x你。

*喜欢吗?!喜欢就大声的告诉我!!三连不要忘!

————————————————————

  0:00。


  你难眠,因为窗外的雪一直在下。眼前的世界以极快的速度换上一身新衣,白色的雪花乘着风,落在窗台上。你趴在窗边看,看清了那雪花的形状,暗自感叹雪花一词,也惊叹于它的美丽。


  卡米尔悄无声息的走到你身后,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轻声询问:“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你回头,看见是他,扬起一抹暖暖的笑容,回道:“下雪了,卡米尔。”​


  “唉,”​他叹气,又多揉了你一会,“就不能让我省心吗?佩利都比你要听话。”


  你陪笑着,​告诉他:“可是下雪了啊。”


  “很兴奋?”​他简短的问道。


  你点头,换来他的无奈​。卡米尔伸手调整了一下帽子,劝道:“看完雪早些睡,如果明天早晨还在下,我去陪你看积雪。”


  “好!”​你应下。


​  1:00。


  窗外,风呼啸着,雪依然在下。卡米尔一直用“否则明天早晨不陪你去看雪”为由在催你入睡,他半皱着眉头,看起来是真的。


  你无奈,依依不舍的钻进了被窝。他坐在你床头,像个监工一样,大有你不睡我不走的势头。只不过你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你向上看去,看到了少年的黑发。又想到他蔚蓝的双眸,那究竟是大海,还是天空?你思考着,最终陷入了梦乡。


  2:00。


  卡米尔回头,替你撩开脸颊一侧的碎发。微痒的感觉让你动了动,可熟睡的你并没有因此醒来。


  卡米尔浅笑着离开,走去他自己的房间里。


  3:00。


  你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未来某天,卡米尔失去了记忆。他再也不记得你和雷狮了,当你和雷狮站在他面前时,他的眼里满是生疏和警惕,看着你和雷狮的表情像是在防备着陌生人。他的谈吐举止带有皇室的优雅,与平日和你说话的模样有极大区别。


  雷狮与他决裂了,因为他再也不是曾经的卡米尔了。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女人,那女人是异国他乡的公主。


  卡米尔对公主笑着,牵着公主的手。


  不是这样的…你看着梦里的一切痛苦地摇着头。为什么明知这是梦,却无法醒来?


  4:00。


  卡米尔做了一个美梦。卡米尔梦见的是未来几个小时。眼前的世界一片雪白,这身新衣装看起来纯洁又神圣。


  冬季又到了,等来这场雪不易,不过那些等待的日子可以换来和你一起去看雪的机会。


  在这个只有卡米尔和你的梦境里,卡米尔摘下帽子,任白雪落在自己发梢,任其浸湿。


  面前的女生替他把帽子重新戴好,并嘱咐道:“要带好帽子,不然卡米尔会感冒的。”


  “好,谢谢。”卡米尔没有迟疑的达到。


  5:00。


  你依旧被困在梦里。用一种奇怪的上帝视角看着这个不是卡米尔的卡米尔,和他心爱的公主度过一生。


  他们最后下葬在了一起。墓上刻着:“和最爱的人一起,永生永世。”


  6:00。


  卡米尔从梦里醒了过来,看向窗外,遍地都是白雪。卡米尔转过头,走向洗漱间开始洗漱。


  7:00。


  你终于醒了过来,做噩梦的感觉可真不好,即便清楚那是梦境,但如果未来真有一天,卡米尔不记得自己了,那肯定是件糟糕透顶的事。


  你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那些都是不真实的东西,不用在意它。


  清醒的你起身走向洗漱室,开始洗漱换衣。


  8:00。


  你刚穿好防寒外套,卡米尔就走了进来。他来实现自己夜间对你许下的诺言——天亮了之后带你去看雪。


  9:00。


  你和卡米尔牵着手走在街上,每踩下一脚就会发出一些哐嗤声。雪还在下,你抬头看着,视线中一片雪花在空中打着转落到鼻尖上。


  卡米尔回过头来寻你,却发现你伸出舌头想尝尝雪的味道。便轻拍你的脑袋告诉你不能吃,很凉。


  10:00。


  “卡米尔,下雪了!”


  “嗯,下雪了。”


  “你觉得下雪的感觉怎么样?”


  “很棒。”


【凹凸乙女】山河绘卷——安迷修篇

*安迷修是白泽。

*第一次写古风,没写好见谅。

*是联文。 @零海panther 这个小可爱是下一棒。

————————————————————

  ​初见他时,他着一身雪白袍服,一尘不染。三指并做一指,拨弄身前一台古筝,末了挑笼,一曲奏完只觉肝肠寸断。


  他发如秋色,眸如玉色。见人前来造访,不温不恼的笼起长袖。


  那时梅雨未收,天气微凉。细雨滴落于他发梢,打在伞面上像断了线的玉珠,哗啦啦散了一地。


  我赶向前去迎他,却被脚下石子绊个不稳。终是被他扶住,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疼呢,或脸先着地或手先着地。他倒也热情,问问我有没有事、怎会到这凉亭里来。


  我应:“我奉獬豸之命前来,要名为安迷修的白泽与这山河绘卷重新定下一契。”


  他赔笑,牵着我的手将我往凉亭处引。我便顺着他意,生怕他有半点不高兴之处。


  “难怪小姐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呢,原来是山河绘卷。”安迷修浅笑着说道,为你沏上一杯茶,“要在下与这绘卷在牵契约并不难,只不过按照规矩,小姐要回答出在下牵挂的事物就好了。”


  “那,我要怎么答呢。”


  “小姐不急,您睡一觉就好了。”


  他手掌抚上我的额头,好闻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觉得昏昏欲睡。我似是被吸去魂魄,双眼一黑向后倒去。


  一梦重回千年前。众诸侯上朝,帝王一挥衣袖,命道:“众爱卿平身。”众诸侯频频起身,又恭贺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眨眼间,便来到山下。再眨眼,又是风景秀丽的水乡,流水潺潺。长亭内,诗人饮酒作赋,歌颂帝王仁政。


  我看到了诸多类似的景象,约莫两时,我便醒了过来。


  他替我剥开刘海,问道:“小姐,可知在下心中牵挂之物了?”


  “知了,安迷修牵挂的是这丰功伟业、大好山河。”


  “小姐答对了。那么按照约定,在下认您为主,与山河绘卷重新签订契约。”


  白泽,已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