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写oc一百年

头像找别人约的稿子,勿用。

曾用名乐正柒玖更名时雨龙葵

不产腐粮但不拒腐,乙女战士

主我英/凹凸/全职/P5/崩三/名柯/刀剑【其实还有

小号@longkui177,其余见置顶。

【鬼灭乙女】观察童磨手记①

*童磨个人向乙女ooc有,慎入,文不对题可能有x

*诈尸更新,有剧情,虽然是第一视角,可自行带入。

*本篇童磨只是被提及了一下,根据剧情登场(差不多在下章)

*本章分了三段,共1500+。可怜可怜孩子吧,孩子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
——————

【壹】:

  我的耳中是神婆的轻声呢喃,她用只有神灵才能听懂的话语,向我哀诉他们遭受的苦难。


  风掀起尘土,神婆拄着拐,面露哀伤,挂在眼角处的泪珠闪着光亮。那次祭祀,天空被染成铅灰之色,浮云不再淡薄而恬静,厚重得像是要从空中坠下来一样。她穿着一身赤色与明黄交织的衣装,像身后跃动的火那样温暖。


  她仰起头,朝天空举起拐杖,绑在拐杖上的铃铛便叮当作响。那双手上布满了皱纹,像墙上斑驳的痕迹。时光带走了那个会朝我做鬼脸,以此来哄我开心的小女孩,同时在她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我听她说:“白鹿之女啊,您是否愿意倾听我们的祈求呢?”


  “白鹿之女啊,您是否愿意倾听我们的祈求呢?”


  “白鹿之女啊,您是否愿意倾听我们的祈求呢?”


  神婆反复呢喃着这句话,也正是这句话,唤醒了沉睡的我。


  所以我答:“我愿意倾听。我的朋友,我的信徒,我的子民啊,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苦难,要在这个时候唤醒我呢?”


  她说:“鹿园神社的鹿园神对我们降下了惩罚。他称我们是灾难的源头,要降下一场瘟疫,让我们患上不可救治的疾病而死。”


  我宽慰她:“我的子民不可能是灾难的源头,对不对?”


  她跪了下来,向我发誓:“向您发誓,多年来我们谨遵白鹿神的教诲。”


  我看到她眼角的泪珠滴落在雪地上。她哭了,因为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为自己的悲痛命运哀伤,又对迎面而来的死亡恐惧。


  我便回应:“全部交给我吧,今年也会如往常一样。”​


  ​孩子们问我:“神女姐姐,神女姐姐。你一直满足大家的愿望不累吗?”


  我揉了揉孩子的头,笑着说:“不累啊。因为我是白鹿神嘛。”​


【贰】:

  那场祭祀后,放言诅咒村民的鹿园神并没有降下天灾,但依然有老人因此离开人间。


  我看过他们的尸体,双眸失去往日的色彩,脸颊不再红润,甚至被卸去四肢,血液无规则的喷撒在墙面上,画出了一幅幅触目惊心的地狱绘图。我明白他们生前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虐待,因此即便是死去也没有合上双眼。


  愚笨的村民责备我没有帮他们抵挡住天灾,看破的村民却缄默不言,孩子们只能躲得远远地不敢接近我。那时我便明白,这是人们妄图把我推下高台所设的阴险计谋,我却抓不住凶手,任由它继续发生。


  直到我的孩子(子民)闯入我的领地。


  他指着我说爱我。


  他扔过来一个圆圆的东西,听它落地的声音,是个很重的东西。它咕噜到我的脚边时,我才看清楚,那是神婆的头颅。


  我的神婆(子民)离我而去了。


  然后?然后我忘记发生了什么。我醒过来后,村民们告诉我他们把那个人逐出了村子,用我的名义。


  村民们又问我:“神婆的孩子幸存了下来,并没有被杀掉。可敬的神婆只有您一个亲人,您是否要抚养这个孩子呢?”


  我说:“要。”


  我代替神婆抚养她的女儿,她总是带很多玩伴来陪我。


  我很高兴,孩子们依然愿意亲近我。

【叁】:

  神婆的孩子最终也溘然长逝,虽然她这一生都在我的庇佑之下安然成长,但看着她进棺入土时,我依然哭了出来。那孩子小时候总趴在我腿上,我呢,我就一边揉着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的脑袋瓜,一边给她讲我的故事。


  但她把孩子留在了这里。


  她的孩子已经嫁人。那孩子和她丈夫在我这里安顿下,她生了一个男孩。无聊之余,我便把知识传授给他。


  一转眼,又是十年。


  已经懂得人情世故的男孩问我:“神女姐姐知道万世极乐教吗?”


  “我不知道。”我如实回答他。


  “听我爸爸妈妈说,万世极乐教的教主是个七彩瞳孔的孩子哦。”


  “是吗。那真是神奇啊。”


  我看他站在那里,小手攥着衣角,一副想说却不敢说的样子,所以问他:“有什么想说的?想吃糖吗,我这里有,但你病刚好还不能吃。”


  “不是这个!”他吼了出来,“我想说的不是这个!爸爸妈妈自从去了那里之后就没有回来过,神女姐姐难道就不担心……”


  “嘘——”我对他比出噤声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太晚了,你该去睡觉了。明天早晨,不对,之后的日子我或许会不在,神社就交给你了,可以吗?”


  “那神女姐姐什么时候回来?”他问。


  “我不知道,但我会隔三差五地回来看看你。”


  那天晚上,我离开了白鹿神社,委托白鹿把我送到万世极乐教,留下了那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