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写oc一百年

头像找别人约的稿子,勿用。

曾用名乐正柒玖更名时雨龙葵

不产腐粮但不拒腐,乙女战士

主我英/凹凸/全职/P5/崩三/名柯/刀剑【其实还有

小号@longkui177,其余见置顶。

【文野乙女】忏悔录

·陀总单人向乙女

·不知道在写什么,ooc可能会有

————————————

红茶。


  陀思妥耶夫斯基欣赏着骨瓷杯把处的精美浮雕花纹,他并不在意手指触碰到杯把花纹时的奇异感觉,那根本无伤大雅,倒不如说是个恰到好处的设计,有时候一些瑕疵反倒成了画龙点睛之笔。


  身后的音响正播放一首不知道名字的纯音乐。陀思妥耶夫斯基轻捏着他的下巴,紫棠色双眸盯着手中的杯子。


  红茶在杯子里,像是鲜血。


  “原来如此,真是新奇的体验啊。”他这么想着,第一次认为深棕和黑色的装潢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白色杯子做点缀让人眼前一亮。紫棠色双眼盯着杯中的红茶,一言不发,像是发呆。


  陀思妥耶夫斯花费了一些时间推测店主在这家店上花费了多少心思,因为他不喜欢喝太烫的红茶。而现在,温度刚好。


  红茶的味道很好,泡茶人的手艺应该被夸赞。


  陀思妥耶夫斯基放下手中的杯子,头顶的灯在杯中映出倒影,茶水像湖水在杯子里荡出涟漪——有些像血水中映着一轮明月。他双手交叠撑起下巴,像刚才那样看着杯子里的红茶,这回是在发呆,只不过没多久,便被人打断了。


  你站在桌边,胳膊上搭着脱下的风衣,问他:“对不起打扰到您了,先生。不知道我能不能坐在您的对面,其余地方都很吵闹。”


  他不做言语,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你领会,将风衣搭在椅背上,落座。


  你们的相处过程非常愉快,准确来说,你们几乎没有打扰到对方。直到你合上手里的书本,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最后一口红茶饮尽,他本该离开的。


  “抱歉先生,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会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如果我的直觉没出错,我们应该是同一类人。”


  陀思妥耶夫斯基挑眉,一言不发的选择当一个倾听者。这种情况很少见。


  你继续说道:“我觉得我有罪,我想赐予我自己解脱,但我很懦弱,因为我害怕疼痛。我的罪孽是活着,活着就要思考、就要呼吸、就要剥削、就要压榨。”


  “罪孽是思考,罪孽是呼吸。”你们同时说出同一句话。


  沉默。


  “我很高兴能和您想到一起,可以知道您的姓名吗。”你问。


  “我很荣幸,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毫不避讳地回答道。


  “感谢您,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能遇到您,是我的荣幸。”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