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写oc一百年

头像找别人约的稿子,勿用。

曾用名乐正柒玖更名时雨龙葵

不产腐粮但不拒腐,乙女战士

主我英/凹凸/全职/P5/崩三/名柯/刀剑【其实还有

小号@longkui177,其余见置顶。

〈一篇会随时更新的个人置顶〉

  你好,首先很高兴可以认识你,陌生人。我是时雨龙葵,曾用名乐正柒玖。我是一名写手,也是一名coser。

  如果你发现了我,恭喜,你发现了一个热度平均在20-50,但偶尔也会冲上100+的垃圾乙女写手。请注意,我没有自我贬低,我深知自己哪里垃圾,但我日后会注意,争取能让自己的文越来越好。

  我接受任何人的批评指点,也感谢任何人的喜欢与支持。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够好,评论区或小窗都可以找到我。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lofter这个平台发表我的作品。那么本着初心,我会对这个账号以及我的所有作品负责到底(因为有人跟我说过她要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负责到底)

  这里坐标哏都,是个高三生。未来暂时封笔(或者说是淡圈)一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不定时诈尸。

  为了保持创作质量,决定不再参与任何圈子的任何事情(除去联文)。今后在圈内,就只单纯的写文发文,接受点梗,但拒绝三流梗和车梗。

  对不起,我永远也不愿意成为,把我喜欢的角色名字套在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身上的写手。也不会为了爽而爽,为了写车而写车。我只会写我真正热爱的东西,单纯的为爱发电。

 

 
  欢迎扩列,微信或qq请小窗我。

  最后说一下自己主混什么圈都厨谁吧。

  第五人格:过激约吹

  刀剑乱舞:过激鹤吹

  全职高手:烦烦和乐乐

  凹凸世界:雷狮,安迷修,卡米尔,嘉嘉

  弹丸论破:狛枝凪斗

  崩坏3rd:琪亚娜、符华、姬子

  名柯:黑羽快斗、怪盗基德

   P5:相貌平平雨宫莲

  执剑之刻:德川光国

  鬼灭之刃:水、虫、炎三柱,童磨

  文豪野犬:费奥多尔(脑残粉),江户川乱步(过激粉),果戈里(过激粉),末广铁肠(女友粉)
——————以下为随时更新的心情随记——————

2019.8.19,我觉得我的对“对与错”的概念极其模糊,对“好与坏”的概念也极其模糊。明明定义就摆在我眼前,但我却无法做出明确分类。最近的经历让我非常伤心,也非常郁闷。为什么会在个人置顶里增加一个心情随记的内容呢,我想大概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吧。

2019.8.23,我极其希望作者能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在动笔前搜集足够多的相关资料,而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却还有一堆人在盲目崇拜。那样的话,我大可以用38大盖打出加特林的火力。

2019.8.24,严浪文学,严浪文学。或者说成是肃漫文学也行,肃漫文学,肃漫文学。严浪文学真好。

2019.8.25,算了算了任你们自生自灭。托腮。

2019.8.30,开学了。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评判别人,昂同志?好的,你说你没有批评,那我换一个问法,你有什么资格发表你的言论,对我的朋友冷嘲热讽?弄不清事情的真相,摸不透人细腻的感情,你只从你的观点出发,发表的出来的片面言论却伤害了别人。行,我服你。

2019.8.31,都和平社会了,你有什么权利管人家。世界上那么多渣男渣女你不管,你来管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做错什么了你就管她?您先管好自己吧。

2019.94,母上病了。

2019.911,星期三,阴天。今天上午的毛毛小雨让我觉得像是老天尿尿,一点不尽兴的感觉,我喜欢大雨。

2019.9.11,23:52PM,你们真的要把人逼到这般地步才会罢休吗……

2019.9.12,哈哈哈哈哈哈世界大了什么怪鸟没有。

2019.9.25,不看任何人推荐。

2019.10.3,不想更新,咕咕,我想咕咕。

2019.10.30 1:10AM,或许你受够了,但磨练才刚刚开始。

2019.10.30 7:43AM,我想想把,有的事情丧过了烦过了它就过去了,没必要再放在这儿给其他人传递负能量。

2019.11.23,你们什么都不懂。

【文野乙女】P.V.R(4)

*西幻设,有微量ooc

*cp为太宰,陀总,乱步,果果x你

*喜欢的话不妨留下红心蓝手啊!

——————————

第一大章:到底是谁放弃了谁?

   第一小节:变化


  雾,漫了开来,像美人外披的薄纱一般笼罩着整个城市,为其增添几分不真实的美。当烈风吹过,将雾吹散,隐在雾后的月显露出身影,和星辰一起,在夜空中散发出光芒,那光亮的甚至不自然。


  直到一滴雨滴落在你鼻尖,你下意识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夜空像荡起一阵阵涟漪的湖面,月亮和星星如同跳舞的舞女正扭动着肢体。


  你不受自己控制,抬起双臂揉了揉眼睛。现在,你意识到这里是梦境,但却无法掐醒自己。


  雨越下越大,​雨雾朦胧了眼前的一切。双脚不由自主的顺着脚下的路迈开步子,走到地标性建筑——西街十六区的莫诺卡娜钟前才算停下。你盯着它的指针看了好一会,才发现莫诺卡娜永远停留在某日凌晨三时整。它的钟声响起,在这个世界回荡着,像是远处有陨石坠落到地表。


  莫诺卡娜坏掉了,转眼间,她倒塌了,变成脚下一片废墟。东街十四区的米凯尔圣教堂也是如此。灭亡在你眼中绽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片废墟之上。转身就是月亮,没想到现在变得触手可及。


  至此,你才意识到这里是梦境。你只能看着事情发生,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无法控制自己什么时侯才能醒来。


  揣在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你毫不犹豫的接通。在电话那头,是你的声音,“你”告诉你:“快出去吧,身后的月亮就是你回去的道路,他还在那个世界里等着你。”


  “当你回去后,你的生活就会……”


  脑袋旁的闹钟将你闹醒,你睁开双眼,缓缓起身。却发现这里很黑很黑,因为有人特意帮你拉上了不透光的黑色窗帘,当你第一眼看到闹钟指针停在三时整,误以为现在是凌晨三时。这里很陌生很陌生,因为这根本不是你的房间。


  你揉着涨疼的脑袋,走下床去。现在你只能想起来自己在昏迷前经历了什么,昏迷时被困在了幻境里,刚才又做了一个梦。你现在不想去管那么多,你要回家,向上司江户川乱步请个假,再好好休息几天。


  古堡里任何人都没有,你很轻松地逃了出来。现在,眼前的这座城市和梦里的空城相比更令你安心。但太阳高悬在头顶,光和热让你越来越慌,忍不住拉紧一些披在身上的纯黑斗篷,你无比清楚这是本能的恐惧。


  ​你不清楚,为什么从醒过来之后喉咙就越来越干渴,你也不清楚到底用什么东西才能缓解这种症状,你只是像行尸走肉那样机械性的迈开步子,最后恰巧停在教堂前。


  ​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是教堂,是米凯尔圣教堂…”你一边喃喃道,一边伸手推开了教堂的门,神父的背影印在你眼中,“太宰治先生,求您,求您帮帮我。我,我现在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主会保佑您的…哦呀,是位裹着黑色斗篷的可爱小姐呢。”


  “太宰治先生…”你脱下斗篷,“求您了。”



  你道出乞求的话语,他微眯着鸢色眸子。


  “咚咚——”一位不知名的客人敲响教堂大门。

————————————————————

☆有奖竞猜:最后敲门的人是谁呢x

    提示:请从目前已经出场的人物中选择。

    答案下章揭晓,奖励是可以按照猜对的朋友们的要求写一章番外。把你的猜想发到评论区里,每人只能发一次嗷x


【文野乙女】P.V.R(3)

*预备章节——终章。

*ALL你,cp为太宰,乱步,陀总,果果四人x你。

*西幻pa,内含神父,吸血鬼,血猎等。

*微量ooc,求发红心蓝手和评论??

————————————————————

                    【愉快序幕的终章】


  ·幻境中。


  你疑惑地看着果戈里,对他说出那些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的往事:“不可能,我明明最近还去过那里。我向他告解了我的梦境,和他提及了名为费奥多尔的吸血鬼。”


  “可亲眼所见的东西皆为真实?”


  “我…”你被果戈里的话语噎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嘘…安静一些。明明已经为小姐安插好了线索,不是么?”他伏在你耳边轻言细语。


  你顺着果戈里的话开始思考纰漏在哪,果戈里也趁你注意力没集中在他身上时,牵起你的手,向两侧伸去,双臂也展开,有点像泰坦尼克号的名场景。随后,又引着你摆出一个又一个姿势。


  ·现实中。


  费奥多尔舔了舔身下女孩脖颈一侧的皮肤,他的低体温似乎并没有引起面前美人儿的不适。这很正常,毕竟她的意识还被困在幻境中。


  费奥多尔张开嘴巴,露出獠牙,慢慢刺进细嫩的皮肤中,舌头舔舐着从里伤口渗出的血液,发出啧啧声响。血腥味在舌头上漫开,他又一次品尝到了血液的味道。


  他现在要饱餐一顿,不然等她醒来可撑不住。


  ·幻境中。


  你的一句话打破了和小丑先生的欢乐舞蹈:“如果太宰治先生真的不存在,果戈里先生为什么会知道他在东街十四区的米凯尔圣教堂里任职神父呢?”


  “恭喜您!”果戈里拍手叫好,“可以回到主线了哦。”


  “主线?什么意思?”


  果戈里用食指抵住你的唇,示意你不要说话了:“睡一觉吧,等您醒来就知道了。不过您要记住,不论如何,我都会陪着小姐哦。”


  他人的手掌再一次覆上你的眼,这一幕似曾相识,你眼中的不再是果戈里的身影而是费奥多尔的身影。沉睡魔咒让你昏昏欲睡,你顺着困意,又一次晕睡了过去。


  “哎呀,没想到意外的轻唉。☆”

  ​


【文野乙女】P.V.R——预备大章第二小节

*文内果戈里衣装有私设成分。

*追加了两个原作自设,扩大阵容,文末进行简介。

* @今天也无所事事的琉季 我觉得各位应该感谢她?不多说我爱你。

*西幻设。all你。微量ooc可能有。

——————————

                 【为您拉下愉快的序幕】

  梦里的那位吸血鬼先生像是在某个人类所不知道的黑暗社会中长大,他一直受着高等的教育。凭借自己精湛的演技,伪装成人类社会中无害的一员,以至于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是个幽默风趣又绅士的伯爵。有谁会怀疑他的手段到底是不是正当的呢?


  可当他如约而至,站在你面前时,你才体会到那纯良的伪装是多么的天衣无缝。​他用陈述的口吻问着你: “您想玩个游戏吗。”


  这并不是邀请,而是命令。你吞咽下口水,喉咙处不太明显的“喉结”上下滑动。吸血鬼先生骑在你身上,“轻轻”地捏着你的双肩。这一举一动都像是在施压,每当他有所动作时,身下软软的床垫就会弹起来,让你迎合着他的动作。


  吸血鬼先生很显然有些迟钝。眼下他只想控制住你的行动,而并不想,或是他不在意剩下那些可有可无的东西。


  你看着他的手掌慢慢贴近双眼,当眼前的世界被黑色颜料涂满之前,你看到他脸上扬着一抹笑容,那笑容并非和善的笑,而是混沌,他的眸子里也是这种情感。


  当你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屋内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你下床去照镜子,肩膀处也没有任何红痕。你愣神思索时,一双手突然搭上了你的双肩。


  你的反应并不是很快,倒不如说因为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事情上,没有注意到。这也要多亏这双手捏了捏你,你才能回过神来。


  你从面前的镜子看到,身后人有一头金发,辫子乖顺的搭在他脖颈一侧。领口花式明显模仿了拉夫领,暗红牙黄两色拼撞的马甲,白色里衬,暗红色手套——这么一套行头让你联想到了马戏团的小丑,可他没有可怕的红鼻子。


  你眯着眼打量他,在脑袋里搜寻着有关的记忆。片刻过后,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像是换了副面具一样捂着自己的胸口哀嚎道:“小姐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吧?亏我还等着您能说出我的名字。”


  “抱歉,因为最近一直在想别的问题,所以剩下的事情,我就没太放在心上。您是住户果戈里先生吗?”


  “是的。所以我出现在这里小姐难道不开心吗?”说着他又笑了起来,是和刚才有点儿不一样的笑容,能看出来这是专门活跃气氛用的。


  “很开心,感谢您能制造出惊喜来逗我。您的伤怎么样了?”


  “咦?小姐居然在担心我,不过如您所见,我好的很哦。”面前的先生调皮的对着你扔出一个wink。


  “这样啊…哦对了,您知道太宰治先生现在在哪里吗?”


  话题主导权已经落入了他的手中,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费奥多尔争取时间:“小姐是说东街十四区米凯尔圣教堂的神父太宰治先生吗,据我所知他并不在这里哦。☆”

————————————

*追加角色:果戈里(血猎)+江户川乱步(侦探人类)

*下一章有点刺激的东西??


【凹凸乙女】卡米尔,下雪了!

* 是@零海 小天使的点文!

*cp为卡米尔x你。

*喜欢吗?!喜欢就大声的告诉我!!三连不要忘!

————————————————————

  0:00。


  你难眠,因为窗外的雪一直在下。眼前的世界以极快的速度换上一身新衣,白色的雪花乘着风,落在窗台上。你趴在窗边看,看清了那雪花的形状,暗自感叹雪花一词,也惊叹于它的美丽。


  卡米尔悄无声息的走到你身后,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轻声询问:“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你回头,看见是他,扬起一抹暖暖的笑容,回道:“下雪了,卡米尔。”​


  “唉,”​他叹气,又多揉了你一会,“就不能让我省心吗?佩利都比你要听话。”


  你陪笑着,​告诉他:“可是下雪了啊。”


  “很兴奋?”​他简短的问道。


  你点头,换来他的无奈​。卡米尔伸手调整了一下帽子,劝道:“看完雪早些睡,如果明天早晨还在下,我去陪你看积雪。”


  “好!”​你应下。


​  1:00。


  窗外,风呼啸着,雪依然在下。卡米尔一直用“否则明天早晨不陪你去看雪”为由在催你入睡,他半皱着眉头,看起来是真的。


  你无奈,依依不舍的钻进了被窝。他坐在你床头,像个监工一样,大有你不睡我不走的势头。只不过你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你向上看去,看到了少年的黑发。又想到他蔚蓝的双眸,那究竟是大海,还是天空?你思考着,最终陷入了梦乡。


  2:00。


  卡米尔回头,替你撩开脸颊一侧的碎发。微痒的感觉让你动了动,可熟睡的你并没有因此醒来。


  卡米尔浅笑着离开,走去他自己的房间里。


  3:00。


  你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未来某天,卡米尔失去了记忆。他再也不记得你和雷狮了,当你和雷狮站在他面前时,他的眼里满是生疏和警惕,看着你和雷狮的表情像是在防备着陌生人。他的谈吐举止带有皇室的优雅,与平日和你说话的模样有极大区别。


  雷狮与他决裂了,因为他再也不是曾经的卡米尔了。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女人,那女人是异国他乡的公主。


  卡米尔对公主笑着,牵着公主的手。


  不是这样的…你看着梦里的一切痛苦地摇着头。为什么明知这是梦,却无法醒来?


  4:00。


  卡米尔做了一个美梦。卡米尔梦见的是未来几个小时。眼前的世界一片雪白,这身新衣装看起来纯洁又神圣。


  冬季又到了,等来这场雪不易,不过那些等待的日子可以换来和你一起去看雪的机会。


  在这个只有卡米尔和你的梦境里,卡米尔摘下帽子,任白雪落在自己发梢,任其浸湿。


  面前的女生替他把帽子重新戴好,并嘱咐道:“要带好帽子,不然卡米尔会感冒的。”


  “好,谢谢。”卡米尔没有迟疑的达到。


  5:00。


  你依旧被困在梦里。用一种奇怪的上帝视角看着这个不是卡米尔的卡米尔,和他心爱的公主度过一生。


  他们最后下葬在了一起。墓上刻着:“和最爱的人一起,永生永世。”


  6:00。


  卡米尔从梦里醒了过来,看向窗外,遍地都是白雪。卡米尔转过头,走向洗漱间开始洗漱。


  7:00。


  你终于醒了过来,做噩梦的感觉可真不好,即便清楚那是梦境,但如果未来真有一天,卡米尔不记得自己了,那肯定是件糟糕透顶的事。


  你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那些都是不真实的东西,不用在意它。


  清醒的你起身走向洗漱室,开始洗漱换衣。


  8:00。


  你刚穿好防寒外套,卡米尔就走了进来。他来实现自己夜间对你许下的诺言——天亮了之后带你去看雪。


  9:00。


  你和卡米尔牵着手走在街上,每踩下一脚就会发出一些哐嗤声。雪还在下,你抬头看着,视线中一片雪花在空中打着转落到鼻尖上。


  卡米尔回过头来寻你,却发现你伸出舌头想尝尝雪的味道。便轻拍你的脑袋告诉你不能吃,很凉。


  10:00。


  “卡米尔,下雪了!”


  “嗯,下雪了。”


  “你觉得下雪的感觉怎么样?”


  “很棒。”


【凹凸乙女】山河绘卷——安迷修篇

*安迷修是白泽。

*第一次写古风,没写好见谅。

*是联文。 @零海panther 这个小可爱是下一棒。

————————————————————

  ​初见他时,他着一身雪白袍服,一尘不染。三指并做一指,拨弄身前一台古筝,末了挑笼,一曲奏完只觉肝肠寸断。


  他发如秋色,眸如玉色。见人前来造访,不温不恼的笼起长袖。


  那时梅雨未收,天气微凉。细雨滴落于他发梢,打在伞面上像断了线的玉珠,哗啦啦散了一地。


  我赶向前去迎他,却被脚下石子绊个不稳。终是被他扶住,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疼呢,或脸先着地或手先着地。他倒也热情,问问我有没有事、怎会到这凉亭里来。


  我应:“我奉獬豸之命前来,要名为安迷修的白泽与这山河绘卷重新定下一契。”


  他赔笑,牵着我的手将我往凉亭处引。我便顺着他意,生怕他有半点不高兴之处。


  “难怪小姐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呢,原来是山河绘卷。”安迷修浅笑着说道,为你沏上一杯茶,“要在下与这绘卷在牵契约并不难,只不过按照规矩,小姐要回答出在下牵挂的事物就好了。”


  “那,我要怎么答呢。”


  “小姐不急,您睡一觉就好了。”


  他手掌抚上我的额头,好闻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觉得昏昏欲睡。我似是被吸去魂魄,双眼一黑向后倒去。


  一梦重回千年前。众诸侯上朝,帝王一挥衣袖,命道:“众爱卿平身。”众诸侯频频起身,又恭贺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眨眼间,便来到山下。再眨眼,又是风景秀丽的水乡,流水潺潺。长亭内,诗人饮酒作赋,歌颂帝王仁政。


  我看到了诸多类似的景象,约莫两时,我便醒了过来。


  他替我剥开刘海,问道:“小姐,可知在下心中牵挂之物了?”


  “知了,安迷修牵挂的是这丰功伟业、大好山河。”


  “小姐答对了。那么按照约定,在下认您为主,与山河绘卷重新签订契约。”


  白泽,已归。


【文野乙女】双向暗恋

*cp为太宰治x你,双向暗恋梗,ooc有慎入

* @老秦秦文洲 的点文

*没什么想说的了,喜欢的话点个红心蓝手吧。

*再不要脸的求发评论,欢迎捉虫。

————————————————————

                        【赤花】


  如您所见,我暗恋着我的同事兼友人,太宰治先生。这种情愫,从两年前开始,就被埋到了心里,被名为“思念”的雨露浇灌长大。


  有时双眼会往他所在的方向瞥,当视线被对方抓到时,不好意思的朝他点点头再笑一笑。被偷看对象抓个正着,真让人害羞。


  也有时,脑袋里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经常幻想着能在回家的路上可以和太宰治先生来一个“命运般的邂逅”。但每次回家都只有我一个人,只有最近有些不同,我怀疑有人跟踪我,每每向后看去却没有任何人跟在后面。


  我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敦和国木田先生,他们默不作声却开始对太宰治发起了语言攻击。用词尖酸刻薄,又让我听得云里雾里,什么“真是变态”“胆小至极”我都听不懂。


  我经常会和太宰治先生有接触,无论是工作上的、生活上的,还是肌肤上的。因为在侦探社内我主要负责收集大家带来的各种情报,筛选出有用的信息再反馈给大家,所以避免不了接过太宰治先生递过来的文件。当我接过时,会在不经意间碰到他的手指。


  这就已经很满足、很幸福了。


  有人会问我为什么不表白。我不敢说,一旦被拒绝,那我们甚至连朋友关系都无法建立。只要我不捅破这层纸,那么至少还能做朋友。


                         【绿叶】


  如您所见,我暗恋着​某个同事。这种情愫,从两年前开始就已经在心里扎根发芽了。


  ​我都知道的。


  当她看向我时,我可能会装作不知道。毕竟​小姐的眼神温柔的很呢,我怎么舍得打断。有时候也会恶作剧般的装出“感受到视线”一般看回去。小姐只是轻轻一笑,然后继续手里的工作。嗯……有些失望呢。果然还是改天邀请小姐一起殉情会比较快吧。


  小姐每次回家都是一个人哦,我会悄悄跟在小姐身后。​不能让女孩子受到危险,这是一个绅士必须懂得的道理,但最近她总是有一段路便停下来回头。转天居然被骂了变态。很无奈呢…毒蘑菇毒蘑菇。


  ​我有时会和小姐有些接触。每每靠近她时,她的开心溢于言表,连我都被传染了呢。


  那么,果然还是邀请小姐一同殉情比较能表明心意吧?


【文野乙女】暴雪

*众所周知血是粉色的

*ooc,你死亡,cp是江户川乱步x你,刀子

*推理新手第一次试写推理文, @洛逍遥 点文。

*喜欢的话还请帮忙点个红心和蓝手!评论什么的也可以!!看的话记好时间线!

*推荐搭配音乐rammstein—Ich will.食用。

——

  12月24日,夜间十时。雪夜,某条阴暗的巷子里。


  面前这个用黑色衣装掩盖住自己面容的人缓缓说道:“你犯规了。”​


  你皱着眉。听着这简短又沉重的四个字,疯狂跳动的心脏像是要冲破身体的束缚一般。雪花落在你发顶与耳尖处,你轻呼出一口气,双眸紧锁眼前目标。


  ​“抱歉先生,这是合约里的内容。我被委托只管完成合约就好。”你解释道。


  ​“你违规了。”面前的男人将这句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枪响。惊动了停落在附近歇脚的鸟儿,它们扯着嗓子,扑棱着翅膀飞走,只留下几根羽毛,落在尸体旁。​

——

  12月27日,上午九时。冷风依然在呼啸,如恶灵一般,带着他们生前的怨念,不停的拍击着窗户。


  ​中岛敦如往常一样拿了一叠报纸交给助理小姐,然后投入到劝解国木田独步与太宰治吵架的工作中。


  而与往常不同的是,社长把那叠报纸拍到江户川乱步的桌子上,看上去像是和乱步先生发生了什么矛盾一样。


  太宰治捏着下巴看着。​

——

  12月27日,下午四时。冷风像利刃一般割划着窗子,一辆黑色的普锐斯在街上缓慢行驶。车里坐着四个人,那个男人也在其中。


  车子向某处行驶,似乎要去往某处,司机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他部署的计划成功了,那个和武装侦探社有关联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一辆白色速翼特在雪道上疾驰,迅速转弯时与地面的摩擦声如同野兽的嘶吼。这嘶吼声引起司机的注意,那时他才发现这辆车像不要命了一样追着他。

——

  12月24日,夜间九时。雪夜,雪花飘落在街上,化成了水。二十分钟过后,眼前的世界便换上了一袭白色的衣装。


  ​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双手插兜,藏在鸭舌帽之下的双眼直视前方,他微微驼背的向前行走赶路。


  衣兜里的手机发出振动。​他掏出手机接听,电话另一头的司机说道:“你到了吗。”


  “快了。”​


  “任务会不会失败?”​


  “有我在,不会失手。”​


  “我跟你说好,我可给你钱了。收钱办事就一定要给别人办好,绝对不能…”​


  正巧十点。


  男人挂断了电话,走向某条阴暗的箱子里,枪响,惊动了停落在此处的鸟儿,他们扯着嗓子,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

  12月27日,上午九时又一刻。


  社长面带怒色的将报纸拍到乱步先生的办公桌上。


  众社员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不感上前劝说,也不敢上前询问。


  直到他开口说:“看看报纸。”大家才敢动身。


  报纸上的头条是:“幽巷发现无头女尸,据检查生前身中一弹,身体疑似被虐待竟被刺中十余刀,伤口多数。”


  而附图里的女尸所穿的那套衣装只有你穿过。


  江户川乱步现在心情沉重。他无比确定,这具女尸确实是你。

——

  12月​24日,凌晨二时。黑衣男人将手里的塑料袋扔到面前的桌子上,像扔球那般随意。塑料袋里的东西磕到桌面,发出沉闷的碰撞声。那球状物体滚了几下,终于停了下来,粉色的粘稠腥臭液体从袋子里流了出来。


  司机愣愣的看着男人,男人淡淡回道:“打开它。”​


  司机用手轻轻剥开袋子。在惨白灯光下​的,混着粉色血水的,是你的头颅。


  司机吓得一时之间晕了过去。

——

  12月27日,上午十时。


  乱步先生否定了你自杀的可能性:“不可能,她不可能自杀。作为线人的她任务没有完成,不可能用这种方式离开我们。再者我们当初并没有让她把命抵押在侦探社里。所以只能是她的身份败露了。”


  他继续指出:“她身上有多处被刀划伤的地方,但都不致命,说不定是在搏斗中造成的伤口,证明她有躲。”


  “墙上有明显的血液喷射迹象,说明她生前有中枪。这与她的站高相吻合,说明这是一枪毙命。应该是凶手本想持刀行凶,但无奈她太能躲,这一行为激怒了凶手,让他掏出了枪。”


  “凶手呢?”社长问。


  乱步指着照片一角,解释道:“她已经把讯息留给了我们。这是她生前用血写出的死亡讯息,只要将其反转九十度就可以发现这七个字母分别是:JASTCEO。这是三个不同的英文单词,它分别指日本,钢铁,总裁。”


  “说到这里就不用再说下去了吧。”


  社长将速翼特的车钥匙放到桌上,那是他之前找助理借的:“走。”

——

  12月27日,下午四时又半。


  ​黑色普锐斯和白色速翼特在雪地里疾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两辆车由于对撞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中岛敦最后结束了这场战争。


  钢铁集团的总裁因买凶杀人被捕,而真正的凶手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

  12月23日,正午十二时。


  你提着一袋子零食的模样没想到是乱步见你的最后一面。


【凹凸乙女】胜利,只属于我们

#生贺文@宋桡 祝姬君生日快乐!,请留评给她祝贺吧!

#cp雷狮x你(我),ooc有慎入,第一人称视角,电竞梗,算点文。

#喜欢的话不如点个红心蓝手吧!

#觉得自己有很多想写的没有写出来所以指不定会出个2

————————————————————

  遇见雷狮的那年夏天,是在训练营里。他当时正看着电脑显示屏,手指灵活且快速的按着键盘,鼠标配合打出一套又一套连招,很快将关卡boss打到残血。

  我惊讶于他可以媲美职业选手的操作,也惊讶于他的手速。单刷boss三分钟结束战斗,这个成绩在训练营内应该只有他能做到了。

  并非嫉妒,也并非自卑。那时我意识到,这是差距,是天才和凡人所相差的那1%,多么微不足道的1%,却让人与人之间有了天差与地别。

  新一轮的团队赛开始了,我配合着队友的行动放出辅助技能。最新记录是4:07,比上次提高了三秒。

  还不够。

  组队邀请的弹出音将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玩家雷狮邀请您加入队伍海盗团。”

  我迟迟没有点击,可以说是愣在了那里。那个时候我在想,他为什么会邀请我。当然这个问题在我们熟络起来之后便有了答案。

  雷狮是我们战队里颜值最高的一位,很多女生都想追求他。那个时候我们已经磨出了搭档之间的默契,也应了战队的要求成为对方的搭档。众多女性对我露出嫉妒的神情,我总是不以为然的告诉她们:“都有机会的,我们只是搭档啦。”

  从那时候开始,几乎每天都要和他窝在一起。有时候我们提早完成训练任务会找个地方吃烤串,有时候会训练到深夜一点钟研究战术。他性格不温和,总会嘲讽对方是鶸,我因为这个事情没少受牵连。

  但是能和他在一起,我会觉得很舒心。

  今生最大的梦想是能和他一起踏上擂台,作为团队赛的最佳辅助与最佳输出夺回冠军。

  而现在,这个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我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期待能与他成为最佳拍档。

  胜利,只属于我们。

又破百了!没有什么可以送的所以只能惯例来一发点文啦x

首先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x谢谢你们我写的这么差还愿意关注我。155551

然后再说说这次点文的相关内容吧,老规矩不接车不接冷门角色,点文留角色名称留梗即可√

有一定几率会咕咕,但我会努力的。

最后欢迎来点!!爱您!

占tag抱歉了!